老人亲历:遇仙童指路,神仙把脉【官方正规手

作者:神话故事

直到有一天,和一远房亲戚在那说着这吴老医生,顺便就说到了他的住处,李元唏嘘感叹的说:那需要爬半个多小时的山呢!不过那山上空气的却很好。

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:1 天

进村不久,李元就彻底失去方向了,只因这福寿村在大山里边,人烟稀少,想找一个问路的都难。李元来到一座树木繁多的山下,席地而坐,喘着粗气,目露疲惫。

作者去了这些地方:
荷叶寨

老医生示意李元坐下,然后擦了擦手,就帮李元把脉了,又询问了一些李元平时的症状,点了点头,就去抓药了。

发表于 2005-04-28 10:38

晨7点车出古城,一路顺利,直至“九道拐”。汽车摇摇摆摆地爬坡,乘客被摇得忽而倒向右边,忽而倒向左边,我被晃得头昏脑涨。拐过“九道拐”,就到达九寨了。同车的来自重庆的赵、琪琪提议一起逃票进沟,正和我心意,一下子可以省145元,还可以探密,小小地冒一回险,我们立即组成统一战线。 赵拿出几张网上下载的资料给我们,唯一可参考的是从荷叶寨进入。 下车时已飘起小雨,但大家斗志昂扬,均认为几小时就能爬得上山岭,过得了山梁,漂漂亮亮地打场胜仗。大家确定好方位,商量好了应该翻越的山梁,在山脚处大致找了个点做为突破口,朝着荷叶寨的方向往上爬去。山脚处的几户人家,看出我们行动的秘密,知道我们不是在山脚玩耍的一般游客,想出各种方法阻止我们。有人在背后叫住我们:“你们想要爬山进沟?”见秘密败露我们倒也坦然, “是啊,从这可以去到荷叶寨吗?要走多久?”想变被动为主动。“不行的,你们爬不过去的,要走上三天!”太夸张了,我们当然不信。其实,我们自己也心中无数,但既然有前人这么走过,总不至于花上一个白天吧。几次被劝阻,我们不再逢人便问,保持低调,免犯众怒。 细雨霏霏道路泥泞没能阻止大家的热情和勇气,虽不知前路有什么样的艰险等待我们,但仗着我和同伴都有穿越的经验,我们相信,未知的尽头就是面包和大馅饼。 才一个多小时,前方山坡显现一片草坪,草坪旁有一小木屋。有木屋就有人迹,有人迹,当然有通达目的地的小路。 爬上坡果然发现左右两条路,先试探左边,走了十来米,这条路变成下坡路。那么,上山的就是剩下的那天右边小路无疑。 从一开始在了无人迹的山中穿行到现在找到一条前人走过的小径,证明我们方向没错。这小小的胜利大大鼓舞了我们。 顺着依稀可辨的泥泞小路,曲折上山。小道隐没余茂密的树林中,沿途灌木荆棘丛生。已是中雨纷飞,已是饥寒交迫,可这些比不过大家的热情高涨,路尽头,一定是山的另一边,一定可以去到荷叶寨。上山途中树枝间垂落絮状树挂引起大家一阵研究和拍摄,在胖乎乎的赵仰面摔了第三跤之后,才停下休息。雨越来越大,穿行在林间,树上水滴经我们一碰争先恐后落下来,打在早已湿透的衣服上。 穿过一片树林时,隐约觉得有说话声从身后飘过来,大家齐回头,先是看见一朵鲜艳的雨伞,接着就发现是两个女孩快步朝我们这个方向赶来,大家惊愕,“呀,这个地方还遇得到人!”两个女孩终于飘到跟前,从她们的速度和装束看她们是当地人。所有的人都抑制不住心中的惊喜,逃票途中遇到同道中人,双方都像遇到救星般把对方当作自己的定心骨,我们因巧遇而坚信我们选择的这条路是正确的,她们则像找到组织一样不再孤单,勇气倍增。 两个汉装打扮的女孩是九寨周边的藏族人,不能像九寨人那样凭身份证免费进沟。 当地人的加入给我们这个临时组合添加极大的信心,天上哗啦哗啦下着雨,大家深一脚浅一脚踏着泥,原始树木枝干和藤条交错纠缠,很多时候树间树下仅容一人通过。风雨中大家皆体力透支,如果不是刚从高原下来,变相接受一次高原训练,恐怕我难以跟上藏族女孩的步伐。 勉强穿出树林,可以看到九寨里蛇行的公路和公路上玩具般的观光车,胜利在望,大家兴奋不已,抬头看天,我们离山顶不远了。 下午3点登顶,云海被我们踩在脚下,山峰在我们脚下,每个人心里充满了征服感,于是大家在山顶狂拍一气,充满成就感。 高兴过后,怎么也找不到下到山那边的路。观察地形,山的另一边是悬崖峭壁,下面是深深的无底深渊,根本不可能从这下山,山顶只有我们来时的一条道,再无多余的路可走。藏女说,她们听老乡说下山的路没到山顶这么高,应该在山腰处。可问题是我们两拨人上山时都没发现有岔路可行呀,顺原路下山意味着回到上午出发的山脚,真是进退两难,谁都不愿面对这个残酷的结局。肯定有一条分岔路存在,但是在雨中泥泞里,怎么再找寻另一条路呢?我们在哪里错过了它呢? 下山不费体力,不像上山那样产生热量。雨仍是下个不停,一点点夺去我们的热量。衣服湿透了,热量在一点点流失。终于,寒冷穿透了骨髓。 一直行至山脚都没发现岔路,就算发现,寒雨中剩下的时间也不够我们走到山的那一边,天不助我也! 奋斗了那么久,终于要面对失败的结局,心有不甘啊! 顺原路下山时大家明显比上山沮丧,谁也不说出来,个个学阿Q自我安慰幸好在山顶看到云海,总算得到些微补偿。 寒冷让大家失去思考,尤以我和琪琪为甚,为节省体力,我们连一个字都不肯多说,机械地迈着踉踉跄跄的步子,是一种惯性推着大家前行。 两个藏女无甚不适,快到山脚,藏族女孩热情相邀,指着山脚废弃的木屋:“我们今晚就住在这里面吧。” “那怎么行,主人回来怎么办?” “不会的,他们搬走了。” “那我们吃什么?”这是眼下最需要考虑的生存条件。 她俩指着屋外田地里的庄稼,“我们从地里挖些洋芋烤着吃!”女孩说的时候好像天经地义,对我们来说似乎是天方夜谭。 “那么冷,怎么睡?” “我们可以生火。” 本来是很有趣的一件事,若放在平常,绝对是一种刺激和引诱,但在寒冷的威慑下,大家状态不佳只有放弃。“你们住下吧,我们到镇上住。” “你们不住,我们也不敢住。”藏女兴致勃勃,约我们明早一起再次逃票,我们苦笑,经过今天的折腾,我们是没有勇气了。最后,大家在山脚分手。 四人一起住沟外,偷鸡不成蚀把米,没省下145元门票,反而额外花销150元住宾馆标房。

跑遍了周围十里八乡的医生,倒是查出了是肠子出问题了,可医生都是摇头叹息:这肠子在慢慢的溃烂,没办法治了,等到那一截全部坏掉,也就是生命的结束。

在前面不远处的草地里,一头大黄牛正在吃草,旁边坐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,长的眉清目秀,正低头独自玩耍。

李元怀着忐忑,既相信是这医术高明,才说小病,又怀疑是吹牛的医生,白高兴一场。不过还是付了钱,才带着药回家。到了山底,特意想看那孩子还在不,可早没有了那黄牛和小孩的影子,李元也不疑有他。

小朋友,你可知道你们村里吴老医生家怎么走吗?

这远房亲戚一脸的愕然,吃惊的说道:吴老医生住在山脚啊,你记错了吧?我和他就隔壁村的,我去过他家好几次了呢。

这天,李元来到一个叫福寿村的村子,听说这村里有一个很有名望的老中医,各种病症,皆是药到病除。

不一会儿,老者提着六包中药,放在李元跟前说道:小病而已,一副中药吃一天,一个星期后就痊愈了。说完又开始捣药了。

李元逢人就夸这吴老医生是多么的厉害,绝症都能给治好,心里那是一直感恩戴德。

喊了几声,屋里才探出一个脑袋说道:在呢,快进来吧。

都说遇鬼的不少,这遇到神仙的却没有几个,今天就给大家说一个碰到神仙的民间故事。

李元进屋后才发现这吴老医生真是仙风道骨,仿佛不受岁月的侵蚀,清澈的眼神,炯炯有神,一脸的慈祥,正聚精会神的捣药呢。

现在的李元还能吃能动,只是偶尔被折磨的要死不活,不甘心就这样恐惧的等待死亡,求生的欲望,让李元开始到处打听名医,寻求偏方。

实在太感谢你了,李元一阵感激,才顺着青石板路爬上山去。这弯弯曲曲的路,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,李元才看到山顶上那一栋木屋。

李元突然间听到这声音,愣了一下,急忙顺着声音看去,顿时一脸的惊喜,连忙起身而去。

一次次的寻找,一次次的失望,李元面露苦涩,自己都快心灰意冷了。

据说这事儿发生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,有一村民,姓李名元,这李元正值壮年,大好年华,可不幸的是身患疾病。

更多精彩故事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鬼爷讲故事

李元这时才醒悟,这是遇到传说中的神仙啊!还特意来救了自己命。

哞,

李元这时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,信誓旦旦的说:我清楚的记得是一个小孩给我说的路,我爬的山啊!

不知为何,李元总觉得这山顶的空气带着清香,忍不住多吸了几口,才对着木屋喊道:吴老医生在家吗?

第二天,李元一大早的就出发,赶往那福寿村,等到了曾经那座山脚,熟悉的环境,熟悉的草木,可抬头一望,哪儿还有青石板路的影子,那里草木丛生,根本没有路的痕迹啊!

回家后的李元就开始熬药,当吃下第一副中药,李元明显感觉到病发时疼痛的减轻,顿时满脸的惊喜,当把药全部吃完后,再也没有感觉到病症复发了。

小孩听到李元的声音,连忙站起来,双手背后,目露胆怯,小声的回道:顺着这条路上山去。到山顶就是他的家了。说完还用手指着上面那条林荫下弯曲的青石板路。

这一找就是大半年,李元呆在家里的时间屈指可数,老中医倒是找到了很多,可是一听到他这病情,都是摇头摆手,谁说的偏方有用,李元也都去弄来吃,可病痛依然没有减少。

本文由正规手机彩票平台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