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神与公主

作者:神话故事

这半真半假的丈夫不能使她感到完全地满足,然而她仍然觉得很快乐,光阴也很快地流逝着,在一个夜晚里,她那看不见的丈夫心情沉重地告诉她,危险慢慢地逼近,她的两个姐姐正向着他们而来。“她们正来到你失踪的山顶,为你凭吊”。 他说:“你绝不能让她们瞧到你,否则你会给我惹来大祸,且摧毁你自己。”她答应了他。但是,次日她想起姐姐们,想到无法使她们安心过日,她的泪水抑制不住地淌着,她的丈夫回来时,她还是不断地啜泣着,丈夫的安抚慰藉也无法阻止她的眼泪。最后,他熬不过她炽烈的欲望,难过地屈服了。“一切听你的”, 他说:“不过,你正在寻找自毁之途”。 然后,他郑重地警告她,千万不要受人煽动而企图看到他的真面目,否则,她将永远和他分别。赛姬激动地喊着,她绝不会如此做,她宁可死一百次,也不愿失去他。“请你成全我这个心愿”, 她说:“让我跟姐姐们会面。 他怆然地答应了。

古时候,有一位国王,他有三个女儿,她们都长得如花似玉,尤其最小的女儿赛姬更为出色。当她和姐姐们在一起时,就好像仙女伴着凡人,她是那样的超凡脱俗。她的美艳名传四海,使得许多男人怀着好奇和爱慕之心,不远千里跋涉,来瞻仰她的姿容,把她当成真神般地尊崇者。甚至有人说,连维纳斯的美丽都无法和她相比拟。当与日俱增的人潮争相尊崇她的美艳时,再也没有人思及维纳斯;她的庙宇被遗忘了,殿堂布满尘埃;昔日她所垂青的市镇成了废墟。过去她所拥有的荣耀,如今已转移到这个无法永生的女孩身上。

赛姬独自坐在黑暗的山顶上,等待着不可知的厄运。当她正坐着哭泣和发抖时,突然间,一阵和风徐徐吹来,风神室菲尔轻轻地呼吸带来最清爽柔和的风,她觉得自己身轻如絮,从山顶飘起,落在软绵绵的草坪上,四周布满花香,一片静谧,她忘了忧虑,渐渐地进入梦乡。当她醒来时,发觉身在一条清澈的河边,岸上有座由金柱银壁和宝石地板构成的富丽堂皇的宫殿,像是神的宅邸。里面无声,仿佛无人居住,赛姬迟疑不决地走到门口,当她正犹豫时,一股声音传到她耳际,她见不到任何人,但是声音却清楚地告诉她,这房子是属于她的,不用害怕,大胆地走进来洗个澡,振作精神,然后筵席会为她而摆设。“我们是您的仆侍”, 那个声音说:“我们将为您准备您所要的任何东西。”

那是她所未曾享受过的最愉快的沐浴,菜肴也是最美味的。当她进餐时,音乐在她耳际柔和地响起,像是歌咏者在随着音乐唱和,她只能用耳朵听,却见不到人影。整天里,除了奇异的音乐伴着她,她却是孤单的。但是她却几乎可以预料到,当夜幕低垂时,她的丈夫一定会来跟她作伴。一切不出她所料,当她感到他来到她身边,在她耳际倾诉温柔体贴的情话,她的恐惧消逝了,尽管不能看到他,她却相信那并不是什么飞蛇或怪物,而是她期盼良久的爱人,也就是她的丈夫。

然而,事情的发展,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。赛姬并没有爱上什么可怖的动物,也没有爱上什么人。更奇怪的是,世间的男人都只带着敬慕和好奇之情来拜望她,他们并没有爱上她或追求她,只是瞻仰她,然后跟别的女子结婚。她的两位姐姐,虽然不及她漂亮,却都找到理想的对象,光彩地嫁给国王。只有她还是待字闺中,过着孤零零的生活,只有空泛的赞誉,却没有爱情,好像没有男人要她一样。 当然,她的双亲着急起来了。最后,她父亲只好跑到阿波罗的神殿,请教女儿的终身大事。神的答复是非常可怕的。丘比特已经把整个事情告诉阿波罗,并且求他助一臂之力。依照阿波罗的指示,赛姬必须身着丧服,被弃置在一个悬崖上。然后,她命中注定的丈夫,一条比神还强壮而恐怖的飞蛇,会来跟她成亲。 当赛姬的父王把这个悲惨的消息带回时,家人的伤痛是可以想象的。他们不敢抗命,就为赛姬打扮妆点,像送葬似地把她送到悬崖上,他们的内心却比送葬更为悲伤。但是,赛姬却很有勇气,“以前,你们是应该为我哭泣的”, 她告诉他们:“因为美丽会使我遭天之忌,现在好了,真的,我很高兴一切都将结束了。” 他们绝望地留下那可怜而无助的女孩,让她孤独地去承受命运的安排。他们则关在宫中,整日为她而哀悼哭泣。

无疑的,维纳斯女神绝无法容忍这般的对待。在妒火中烧下,一如往常当她遭遇到困难时,她求助于年轻的儿子,长着翅膀的美少年丘比特———有人称他为爱神,他的箭,不论在天上或人间,是没有任何东西能抵御的。她把她所受的冷落告诉他,然后,他准备去进行她的命令。“用你的力量”, 她说:“使这贱货”疯狂地爱上世界上最卑鄙、最丑恶的动物。 假如维纳斯不是被妒火乱了方寸,而忽略赛姬的美艳照样会使爱神着迷,而事先没有把赛姬指给他看,相信这项任务,他可以顺利达成。但是,当他一见赛姬,他的心就像中了自己的箭一样,不由自主地爱上了她。他没有对母亲提起,实际上他也难以启齿。维纳斯满怀信心愉快地离开,她相信他可以很快地毁了赛姬。

本文由正规手机彩票平台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