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余|春秋战国人物由余正规手机彩票平台

作者:人物介绍

——《韩诗外传·卷九》

别 称:姬由余

奚谓耽于歌女?昔者戎王使由余聘于秦,穆公问之曰:"寡人尝闻道而未得目见之也,愿闻古之明主得国失国常何故?"由余对曰:"臣尝得闻之矣,常以俭得之,以奢失之。"穆公曰:"寡人不辱而问道于子,子以俭对寡人何也?"由余对曰:"臣闻昔者尧有世界,饭于土簋,饮于土铏。其地南至交趾,北至幽都,器械至日月所相差者,莫不实服。尧禅世界,虞舜受之,作为食器,斩山木而财子,削锯修其迹,流漆墨其上,输之于宫认为食器。诸候认为益侈,国之不平者十三。舜禅世界而传之于禹,禹作为祭器,墨染其外,而朱画书其内,缦帛为茵,将席颇缘,触酌有采,而樽俎有饰。此弥侈矣,而国之不平者三十三。夏后氏没,殷人受之,作为亨衢,而建旒九,食器砥砺,觞酌刻镂,白壁垩墀,茵席雕文。此弥侈矣,而国之不平者五十三。正人皆知文章矣,而欲服者弥少。臣故曰:俭其道也。"由余出,公乃召内史廖而告之,曰:"寡人:'闻邻国有贤人,敌国之忧也。'今由余,贤人也,寡人患之,吾将怎样?"内史廖曰:"臣闻戎王之居,僻陋而道远,未闻中国之声。君其遣之歌女,以乱其政,然后为由余请期,以疏其谏。彼君臣有间然后可图也。"君曰:"诺。"乃使内史廖以歌女二八遣戎王,由于由余请期。戎王允诺,见其歌女而说之,设酒张饮,日以听乐,终几不迁,牛马半死。由余归,因谏戎王,戎王弗听,由余遂去之秦。秦穆公迎而拜之上卿,问其兵势与其地形。既以得之,举兵而伐之,兼国十二,开地千里。故曰:耽于歌女,掉臂国政,则亡国之祸也。

正规手机彩票平台 1春秋战国人物

出 生 地:山西

传曰:昔戎将由余使秦。秦缪公问以得失之要,对曰:「古有国者,何尝不以恭俭也,失国者、何尝不以骄奢也。」由余因论五帝三王之以是衰,及至平民之以是亡,缪悍然之。因而告内史王缪曰:「邻国有贤人,敌国之忧也。由余、贤人也,将奈之何?」王缪曰:「夫戎王居僻陋之地,何尝见中国之声色也,君其遗之歌女,以淫其志,乱其政,其臣下必疏,由于由余请脱期,使其君臣有间,然后可图。」缪公曰:「善。」乃使王缪以歌女二列遗戎王,为由余请期,戎王大悦,许之。因而张酒听乐,昼夜不休,终岁淫纵,卒马多死。由余归,数谏不听,去,之秦,秦令郎迎,拜之上卿。遂并国十二,辟地千里。

——《吕氏春秋·不苟》

所处时代:东周

由余史籍纪录

“戎王使由余于秦。由余,其先晋人也,亡入戎,能晋言。闻缪公贤,故使由余观秦。秦缪公示以宫室、积聚。由余曰:“使鬼为之,则劳神矣。使人为之,亦苦民矣。”缪公怪之,问曰:“中国以诗书礼乐法度为政,然尚时乱,今戎夷无此,何以为治,不亦难乎?”由余笑曰:“此乃中国所以乱也。夫自上圣黄帝作为礼乐法度,身以先之,仅以小治。及其后世,日以骄淫。阻法度之威,以责督于下,下罢极则以仁义怨望于上,上下交争怨而相篡弑,至于灭宗,皆以此类也。夫戎夷不然。上含淳德以遇其下,下怀忠信以事其上,一国之政犹一身之治,不知所以治,此真圣人之治也。”于是缪公退而问内史廖曰:“孤闻邻国有圣人,敌国之忧也。今由余贤,寡人之害,将奈之何?”内史廖曰:“戎王处辟匿,未闻中国之声。君试遗其女乐,以夺其志;为由余请,以疏其间;留而莫遣,以失其期。戎王怪之,必疑由余。君臣有间,乃可虏也。且戎王好乐,必怠于政。”缪公曰:“善。”因与由余曲席而坐,传器而食,问其地形与其兵势尽虓,而后令内史廖以女乐二八遗戎王。戎王受而说之,终年不还。于是秦乃归由余。由余数谏不听,缪公又数使人间要由余,由余遂去降秦。缪公以客礼礼之,问伐戎之形。”

主要成就:称霸西戎

臣闻吏议逐客,窃认为过矣。昔缪公求士,西取由余于戎,东得百里奚于宛,迎蹇叔于宋,来丕豹、公孙支于晋。此五子者,不产于秦,而缪公用之,并国二十,遂霸西戎。孝公用商鞅之法,移风易俗,民以殷盛,国以强盛,庶民乐用,诸侯亲服,获楚、魏之师,举地千里,至今治强。惠王用张仪之计,拔三川之地,西并巴、蜀,北收上郡,南取汉中,包九夷,制鄢、郢,东据成皋之险,割腴膏之壤,遂散六国之从,使之西面事秦,功施到今。昭王得范睢,废穰侯,逐华阳,强公室,杜私门,蚕食诸侯,使秦成帝业。此四君者,皆以客之功。由此观之,客何负于秦哉!向使四君却客而不内,疏士而不消,是使国无富利之实,而秦无壮大之名也。

礼者,所以节义而没不还。故飨饮之礼,先爵于卑贱,而后贵者始羞。淆膳下浃,而乐人始奏。觞不下遍,君不尝羞。淆不下浃,上不举乐。故礼者,所以恤下也。由余曰:「干肉不腐,则左右亲。苞苴时有,筐篚时至,则群臣附。官无蔚藏,腌陈时发,则戴其上。」《诗》曰:「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,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。」上少投之,则下以躯偿矣,弗敢谓报,愿长以为好。古之蓄其下者,其施报如此。

民族族群:华夏

——《韩诗外传·卷九》

奚谓耽于女乐?昔者戎王使由余聘于秦,穆公问之曰:"寡人尝闻道而未得目见之也,愿闻古之明主得国失国常何以?"由余对曰:"臣尝得闻之矣,常以俭得之,以奢失之。"穆公曰:"寡人不辱而问道于子,子以俭对寡人何也?"由余对曰:"臣闻昔者尧有天下,饭于土簋,饮于土铏。其地南至交趾,北至幽都,东西至日月所出入者,莫不实服。尧禅天下,虞舜受之,作为食器,斩山木而财子,削锯修其迹,流漆墨其上,输之于宫以为食器。诸候以为益侈,国之不服者十三。舜禅天下而传之于禹,禹作为祭器,墨染其外,而朱画书其内,缦帛为茵,将席颇缘,触酌有采,而樽俎有饰。此弥侈矣,而国之不服者三十三。夏后氏没,殷人受之,作为大路,而建旒九,食器雕琢,觞酌刻镂,白壁垩墀,茵席雕文。此弥侈矣,而国之不服者五十三。君子皆知文章矣,而欲服者弥少。臣故曰:俭其道也。"由余出,公乃召内史廖而告之,曰:"寡人:'闻邻国有圣人,敌国之忧也。'今由余,圣人也,寡人患之,吾将奈何?"内史廖曰:"臣闻戎王之居,僻陋而道远,未闻中国之声。君其遣之女乐,以乱其政,而后为由余请期,以疏其谏。彼君臣有间而后可图也。"君曰:"诺。"乃使内史廖以女乐二八遣戎王,因为由余请期。戎王许诺,见其女乐而说之,设酒张饮,日以听乐,终几不迁,牛马半死。由余归,因谏戎王,戎王弗听,由余遂去之秦。秦穆公迎而拜之上卿,问其兵势与其地形。既以得之,举兵而伐之,兼国十二,开地千里。故曰:耽于女乐,不顾国政,则亡国之祸也。

由余——由姓和余姓的祖先

由余,他是周携王的子孙,因周携王被周平王一方的晋文侯杀害后,于是逃亡于西戎。公元前626年,由余奉戎王之命出使秦国,秦穆公慕其才而设计任其为上卿。由余为秦穆公出谋划策,帮助秦国攻伐西戎,一举攻伐绵诸戎、昆戎、翟戎、义渠等十二个戎国,于是称霸西戎,使秦位列春秋五霸之一,著有兵法六篇。由余的子孙以他的名字为姓氏,称为由姓和余姓。

史籍记载/由余

“戎王使由余于秦。由余,其先晋人也,亡入戎,能晋言。闻缪公贤,故使由余观秦。秦缪公示以宫室、积聚。由余曰:“使鬼为之,则劳神矣。使人为之,亦苦民矣。”缪公怪之,问曰:“中国以诗书礼乐法度为政,然尚时乱,今戎夷无此,何以为治,不亦难乎?”由余笑曰:“此乃中国所以乱也。夫自上圣黄帝作为礼乐法度,身以先之,仅以小治。及其后世,日以骄淫。阻法度之威,以责督于下,下罢极则以仁义怨望于上,上下交争怨而相篡弑,至于灭宗,皆以此类也。夫戎夷不然。上含淳德以遇其下,下怀忠信以事其上,一国之政犹一身之治,不知所以治,此真圣人之治也。”于是缪公退而问内史廖曰:“孤闻邻国有圣人,敌国之忧也。今由余贤,寡人之害,将奈之何?”内史廖曰:“戎王处辟匿,未闻中国之声。君试遗其女乐,以夺其志;为由余请,以疏其间;留而莫遣,以失其期。戎王怪之,必疑由余。君臣有间,乃可虏也。且戎王好乐,必怠于政。”缪公曰:“善。”因与由余曲席而坐,传器而食,问其地形与其兵势尽虓,而后令内史廖以女乐二八遗戎王。戎王受而说之,终年不还。于是秦乃归由余。由余数谏不听,缪公又数使人间要由余,由余遂去降秦。缪公以客礼礼之,问伐戎之形。”

——《史记·秦本纪》

“秦穆公闲,问由余曰:‘古者明王圣帝,得国失国当何以也?’由余曰:‘臣闻之,当以俭得之,以奢失之。’穆公曰:‘愿闻奢俭之节。’由余曰:‘臣闻尧有天下,饭于土簋,啜于土鉼,其地南至交趾,北至幽都,东西至日所出入,莫不宾服。尧释天下,舜受之,作为食器,斩木而裁之,销铜铁,修其刃,犹漆黑之以为器。诸侯侈国之不服者十有三。舜释天下而禹受之,作为祭器,漆其外而朱画其内,缯帛为茵褥,觞勺有彩,为饰弥侈,而国之不服者三十有二。夏后氏以没,殷周受之,作为大器,而建九傲,食器雕琢,觞勺刻镂,四壁四帷,茵席雕文,此弥侈矣,而国之不服者五十有二。君好文章,而服者弥侈,故曰俭其道也。’由余出,穆公召内史廖而告之曰:‘寡人闻邻国有圣人,敌国之忧也。今由余圣人也,寡人患之。吾将奈何?’内史廖曰:‘夫戎辟而辽远,未闻中国之声也,君其遗之女乐以乱其政,而厚为由余请期,以疏其间,彼君臣有间,然后可图。’君曰:‘诺。’乃以女乐三九遗戎王,因为由余请期;戎王果具女乐而好之,设酒听乐,终年不迁,马牛羊半死。由余归谏,谏不听,遂去,入秦,穆公迎而拜为上卿。问其兵势与其地利,既已得矣,举兵而伐之,兼国十二,开地千里。穆公奢主,能听贤纳谏,故霸西戎,西戎淫于乐,诱于利,以亡其国,由离质朴也。”

——刘向《说苑·卷二十·反质》

——《吕氏年龄·不苟》

传曰:昔戎将由余使秦。秦缪公问以得失之要,对曰:「古有国者,未尝不以恭俭也,失国者、未尝不以骄奢也。」由余因论五帝三王之所以衰,及至布衣之所以亡,缪公然之。于是告内史王缪曰:「邻国有圣人,敌国之忧也。由余、圣人也,将奈之何?」王缪曰:「夫戎王居僻陋之地,未尝见中国之声色也,君其遗之女乐,以淫其志,乱其政,其臣下必疏,因为由余请缓期,使其君臣有间,然后可图。」缪公曰:「善。」乃使王缪以女乐二列遗戎王,为由余请期,戎王大悦,许之。于是张酒听乐,日夜不休,终岁淫纵,卒马多死。由余归,数谏不听,去,之秦,秦公子迎,拜之上卿。遂并国十二,辟地千里。

本 名:由余

重要作品:《由余书》

由余史籍记载

安 葬 地:阿房宫后

民族族群:中原族

秦缪公见戎由余,说而欲留之,由余不肯。缪公以告蹇叔。蹇叔曰:「君以告内史廖。」内史廖对曰:「戎人不达于五音与五味,君不若遗之。」缪公以女乐二八人与良宰遗之。戎王喜,迷惑大乱,饮酒,昼夜不休。由余骤谏而不听,因怒而归缪公也。蹇叔非不能为内史廖之所为也,其义不行也。缪公能令人臣时立其正义,故雪淆之耻,而西至河雍也。

“戎王使由余於秦。由余,其先晋人也,亡入戎,能晋言。闻缪公贤,故使由余观秦。秦缪公示以宫室、蕴蓄。由余曰:“使鬼为之,则费心矣。使工资之,亦苦民矣。”缪公怪之,问曰:“中国以诗书礼乐法式为政,然尚时乱,今戎夷无此,何故为治,不亦难乎?”由余笑曰:“此乃中国以是乱也。夫自上圣黄帝作为礼乐法式,身以先之,仅以小治。及其後世,日以骄淫。阻法式之威,以责督於下,下罢极则以仁义怨望於上,高低交争怨而相篡弑,至於灭宗,皆以此类也。夫戎夷否则。上含淳德以遇其下,下怀忠信以事其上,一国之政犹一身之治,不知以是治,此真贤人之治也。”於是缪公退而问内史廖曰:“孤闻邻国有贤人,敌国之忧也。今由余贤,寡人之害,将奈之何?”内史廖曰:“戎王处辟匿,未闻中国之声。君试遗其歌女,以夺其志;为由余请,以疏其间;留而莫遣,以失其期。戎王怪之,必疑由余。君臣有间,乃可虏也。且戎王好乐,必怠於政。”缪公曰:“善。”因与由余曲席而坐,传器而食,问其地形与其兵势尽虓,而後令内史廖以歌女二八遗戎王。戎王受而说之,长年不还。於是秦乃归由余。由余数谏不听,缪公又数使人世要由余,由余遂去降秦。缪公以客礼礼之,问伐戎之形。”

臣闻吏议逐客,窃以为过矣。昔缪公求士,西取由余于戎,东得百里奚于宛,迎蹇叔于宋,来丕豹、公孙支于晋。此五子者,不产于秦,而缪公用之,并国二十,遂霸西戎。孝公用商鞅之法,移风易俗,民以殷盛,国以富强,百姓乐用,诸侯亲服,获楚、魏之师,举地千里,至今治强。惠王用张仪之计,拔三川之地,西并巴、蜀,北收上郡,南取汉中,包九夷,制鄢、郢,东据成皋之险,割膏腴之壤,遂散六国之从,使之西面事秦,功施到今。昭王得范睢,废穰侯,逐华阳,强公室,杜私门,蚕食诸侯,使秦成帝业。此四君者,皆以客之功。由此观之,客何负于秦哉!向使四君却客而不内,疏士而不用,是使国无富利之实,而秦无强大之名也。

年龄战国人物

后代:由子岸 由吾道荣

由余|春秋战国人物由余正规手机彩票平台。先人:姬伯服

——《旧书·礼》

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,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,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秦缪公见戎由余,说而欲留之,由余不愿。缪公以告蹇叔。蹇叔曰:「君以告内史廖。」内史廖对曰:「戎人不达于五音与五味,君不若遗之。」缪公以歌女二八人与良宰遗之。戎王喜,疑惑大乱,喝酒,昼夜不休。由余骤谏而不听,因怒而归缪公也。蹇叔非不能为内史廖之所为也,其义不可也。缪公能令人臣时立其公理,故雪淆之耻,而西至河雍也。

由余|春秋战国人物由余正规手机彩票平台。礼者,以是节义而没不还。故飨饮之礼,先爵于猥贱,然后贵者始羞。淆膳下浃,而乐人始奏。觞不下遍,君不尝羞。淆不下浃,上不举乐。故礼者,以是恤下也。由余曰:「干肉不腐,则阁下亲。苞苴时有,筐篚时至,则群臣附。官无蔚藏,腌陈时发,则戴其上。」《诗》曰:「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,匪报也,永认为好也。」上少投之,则下以躯偿矣,弗敢谓报,愿长认为好。古之蓄其下者,其施报云云。

由余|春秋战国人物由余正规手机彩票平台。——《谏逐客书》

——《韩非子·十过》

(历史

子女:由子岸 由吾道荣

所处时期:年龄

本名:由余

本文由正规手机彩票平台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