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贞观|清朝人物顾贞观正规手机彩票平台

作者:人物介绍

康熙十五年经国子监祭酒徐元文推荐,入内阁大学士明珠府中住塾师,与权相明珠之子纳兰性德相识,成为交契笃深的挚友。《清稗类钞》作者徐珂说:“容若风雅好友,座客常满,与无锡顾梁汾舍人贞观尤契,旬日不见则不欢。梁汾诣容若,恒登楼去梯,不令去,不谈则日夕。”二人曾合力营救以“丁酉科场案”而蒙冤被遗戍宁古塔的好友吴兆骞,轰动大江南北。

康熙二十三年、二十四年,兆骞、性德先后病故,令贞观悲痛不已,在性德逝世的第二年即回归故里,在家乡无锡的惠山脚下、祖祠之旁修建了三楹书屋,名之为“积书岩”。从此避世隐逸,心无旁骛,日夜拥读,一改风流倜傥、热衷交游的生活。

康熙十五年冬,顾贞观于宰相明珠家为西席,曾为营救吴兆骞求援于纳兰容若,未获允许。顾贞观寓居北京千佛寺,环顾四周冰雪,想起当年承诺,想起远在天边的好友惨苦无告,写下了这两首催人泪下《金缕曲》。第一首安慰吴兆骞:“痕莫滴牛衣透,数天涯,依然骨肉,几家能够?比似红颜多命薄,更不如今还有”。第二首提起自己的际遇:“我亦飘零久!十年来,深恩负尽,死生师友”。纳兰容若读到此诗,感动流泪,答应帮忙营救吴兆骞,提出十年为期。顾贞观着急:“人寿几何?请以五载为期。”

康熙二十年,顾贞观回无锡为母丁忧期间,曾帮助修订《庐州郡志》。又按惠山听松庵竹茶炉旧制,仿造了一只竹茶炉,不少名士题词赋诗以记其事,后由纳兰性德汇成《竹炉新咏》。

逝世日期:1714

后来,纳兰性德、徐乾学等人在朝中斡旋,费赎金数千,吴兆骞也献上《长白山赋》取悦康熙帝。终于,在顾贞观写下《金缕曲》五年后,吴兆骞获赎回乡,这一年,他五十一岁,流放宁古塔已经二十三年。

明崇祯十年,顾贞观出生于无锡。曾祖顾宪成,是晚明东林学派的领袖;祖父顾与渟,四川夔州知府;父亲顾枢,才高博学,为东林学派另一领袖高攀龙的门生。母亲王夫人也是生长于诗书之家。贞观禀性聪颖,幼习经史,尤喜古诗词。长兄景文、次兄廷文、姊贞立、弟衡之,都具才名。少年时代,贞观即参加了由吴江名士吴兆骞兄弟主盟的“慎交社”。该社中他年纪最小,却“飞觞赋诗,才气横溢”,与声望甚隆的吴兆骞齐名并结为生死之交。顺治十一年又与同乡数人结“云门社”于家乡无锡惠山,此社会聚了姜宸英、汪琬、汤斌等江南诸多名士。

顾贞观惊世友情

第一次读到《金缕曲》,知道顾贞观和吴兆骞的故事,是在教科书上,忘了是《古代汉语》还是《古代文学史》。虽然此时读书,仍是不求甚解,可是,读到“季子平安否?”、“我亦飘零久!”这种句子,即使愚钝,也觉心酸。

顾贞观生平简介

出生地:无锡

《金缕曲》所言之情之景,但愿成为千古绝唱,后无来者。

“季子平安否?便归来,平生万事,那堪回首?行路悠悠维慰藉,母老家贫子幼;记不起,从前杯酒。魑魅搏人应见惯,总输他,覆雨翻云手,冰与雪,周旋久。泪痕莫滴牛衣透,数天涯,依然骨肉,几家能够?此似红颜多命薄,更不如今还有,只绝塞,苦寒难受。廿载包胥承一诺,盼乌头马角终相救,置此札,兄怀袖。” 二阕《金缕曲》,对患难之友、“悲之深,慰之至”,丁宁告戒,无一字不从肺腑中流出。这种忠贞生死之谊,至情之作。所以被人传诵为“赎命词”,成为清词中的压卷之作。 后吴兆骞被释归来,到明珠府上拜谢,在一间屋内自壁上,见到题字:“顾梁汾为松陵才子吴汉槎屈膝处”,方知顾贞观为他的生还竭尽了心力。

中文名:顾贞观

吴兆骞少有才名,与华亭彭师度、宜兴陈维崧有“江左三凤凰”之号。他参加江南乡试中举,涉入丁酉科场案。一年之中先后发生了三次科场舞弊案,顺治帝大怒,于次年将高中的江南举子押解至京城,由其亲自复试,复试合格者保留举人资格,不合格者治罪。因当时“武士林立,持刀挟两旁”,吴兆骞战栗未能终卷。虽然事后经礼部、刑部查实,吴兆骞无舞弊行为,但是他还是被责四十大板,家产籍没,父母兄弟妻子并流宁古塔。

正规手机彩票平台 1清朝人物

明崇祯十年,顾贞观出生于无锡。曾祖顾宪成,是晚明东林学派的领袖;祖父顾与渟,四川夔州知府;父亲顾枢,才高博学,为东林学派另一领袖高攀龙的门生。母亲王夫人也是生长于诗书之家。贞观禀性聪颖,幼习经史,尤喜古诗词。长兄景文、次兄廷文、姊贞立、弟衡之,都具才名。少年时代,贞观即参加了由吴江名士吴兆骞兄弟主盟的“慎交社”。该社中他年纪最小,却“飞觞赋诗,才气横溢”,与声望甚隆的吴兆骞齐名并结为生死之交。顺治十一年又与同乡数人结“云门社”于家乡无锡惠山,此社会聚了姜宸英、汪琬、汤斌等江南诸多名士。

感人肺腑的友情自古至今不是没有。前有俞伯牙为钟子期绝弦,一曲《高山流水》不再响起;后有杜甫梦李白:故人入我梦,明我长相忆。恐非平生魂,路远不可测。但顾贞观对吴兆骞,二十三年营救深情,举世无双。

顾贞观读信后,凄伤流泪,深知身居绝塞的好友再经不起风霜雨雪的摧残,救友生还已到刻不容缓之时了。顾贞观没有忘记“乌头马角终相救”的许诺,请求纳兰性德在明珠面前为吴说情。当他了解到朝廷中有一些身居要职的官员,如苏州的宋德宜,昆山的徐乾学等,过去与吴都有过交往,因而连日奔走于这些权贵之门,希望他们顾念旧情,能为营救吴兆骞助一臂之力,谁知人情淡薄,世态炎凉,这些已飞黄腾达的士林隽秀根本不愿为人解难,顾贞观一筹莫展,百感交集,于是挥笔写下了《金缕曲》二首,作为给吴兆骞的复信,其中第一首写道:

顾贞观生平

他知道,那么寒苦的地方,留多一年,人生的希望就会少一分。有友如此,夫复何求?

誓言。但这个案件是顺治皇帝所亲定,康熙皇帝并无昭雪之意,当顾贞观接到吴兆骞从戍边寄来一信时,才知吴在戍边的苦况:“塞外苦寒,四时冰雪,鸣镝呼风,哀笳带血,一身飘寄,双鬓渐星。妇复多病,一男两女,藜藿不充,回念老母,茕然在堂,迢递关河,归省无日……”。时顾贞观在北京,作《金缕曲》词两首赠之,哀怨情深,被称为“千古绝调”。

康熙十五年经国子监祭酒徐元文推荐,入内阁大学士明珠府中住塾师,与权相明珠之子纳兰性德相识,成为交契笃深的挚友。《清稗类钞》作者徐珂说:“容若风雅好友,座客常满,与无锡顾梁汾舍人贞观尤契,旬日不见则不欢。梁汾诣容若,恒登楼去梯,不令去,不谈则日夕。”二人曾合力营救以“丁酉科场案”而蒙冤被遗戍宁古塔的好友吴兆骞,轰动大江南北。

真的,宁愿没出息,也不想饱经考验。

顾贞观惊世友情

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,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顾贞观禀性聪颖,幼习经史,尤喜古诗词。少年时代,顾贞观即参加了吴兆骞兄弟主盟的“慎交社”,因而和吴兆骞结为生死之交。给吴兆骞送行时,顾贞观许下诺言,必定全力营救。

大约在顺治末年,贞观辞亲远游,到达京师,康熙元年以“落叶满天声似雨,关卿何事不成眠”之句而受知于尚书龚鼎孳和大学士魏裔介。清康熙三年,顾贞观任秘书院中书舍人。康熙五年中举,改任国史院典籍,官至内阁中书。次年康熙南巡,他作为扈从随侍左右。在国史院任典籍期间,曾修订其曾祖顾宪成的年谱《顾端文公年谱》,又为其父编定文集《庸庵公日钞》。康熙十年,因受同僚排挤,落职归里,自称“第一飘零词客”。

国籍:清代

和亦舒一样,我个人十分也不喜欢流血流泪的场面。为朋友两肋插刀这种事情想来是不会做,当然更加不会让朋友为我这样做。朋友用来锦上添花最好,切勿需要雪中送炭。理想是风和日丽余有闲情,三两知己,举杯浅谈。谈什么?当然是风花雪月歌舞升平其乐融融。

康熙五十三年,贞观卒于故里。临终前将平生之诗选出四十首,授门人杜诏谋刻问梓。自称此作皆“味在酸咸外者”。故其着述虽丰而存诗不多。

主要成就:擢秘书院典籍

但因这个案件是由顺治所亲定,康熙并无昭雪之意,而顾贞观连年奔走于权贵之门,无人肯为解难,二十多年过去,一切努力始终无用。

康熙二十三年,兆骞、性德先后病故,令贞观悲痛不已,在性德逝世的第二年即回归故里,在家乡无锡的惠山脚下、祖祠之旁修建了三楹书屋,名之为“积书岩”。从此避世隐逸,心无旁骛,日夜拥读,一改风流倜傥、热衷交游的生活。

大约在顺治末年,贞观辞亲远游,到达京师,康熙元年以“落叶满天声似雨,关卿何事不成眠”之句而受知于尚书龚鼎孳和大学士魏裔介。清康熙三年,顾贞观任秘书院中书舍人。康熙五年中举,改任国史院典籍,官至内阁中书。次年康熙南巡,他作为扈从随侍左右。在国史院任典籍期间,曾修订其曾祖顾宪成的年谱《顾端文公年谱》,又为其父编定文集《庸庵公日钞》。康熙十年,因受同僚排挤,落职归里,自称“第一飘零词客”。

所幸老天似乎眷顾,没打算降我什么大任。

清顺治十五年,其好友吴兆骞因科场舞弊案被株连而流放宁古塔。顾贞观好友吴兆骞被遣送到黑龙江戍边时,顾贞观为好友蒙受不白之冤感到怨痛,立下“必归季子”的

(历史

愿与《金缕曲》一字之差的《金缕衣》所说的那样: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

主要成就:擢秘书院典籍

誓言。但这个案件是顺治皇帝所亲定,康熙皇帝并无昭雪之意,当顾贞观接到吴兆骞从戍边寄来一信时,才知吴在戍边的苦况:“塞外苦寒,四时冰雪,鸣镝呼风,哀笳带血,一身飘寄,双鬓渐星。妇复多病,一男两女,藜藿不充,回念老母,茕然在堂,迢递关河,归省无日……”。时顾贞观在北京,作《金缕曲》词两首赠之,哀怨情深,被称为“千古绝调”。

后来,吴兆骞贫困潦倒中逝于京师旅邸,这一年,他五十四岁,自宁古塔返回才三年。

康熙五十三年,贞观卒于故里。临终前将平生之诗选出四十首,授门人杜诏谋刻问梓。自称此作皆“味在酸咸外者”。故其著述虽丰而存诗不多。

我十分钦佩顾贞观之为人,他于异乡飘零,无人作伴,却始终情系故人,片刻不忘。不过,我不羡慕这样的友情,这样凄苦的人生经历。二十三年的萦思苦楚,半生就此走过,日后也没有快乐可言。

出生日期:1637

回来以后的吴兆骞随遇而安、消沉落寞,顾贞观因而失望。但二十三的风雪沧桑,人生最美好的时光都已过去,完全没有未来可言,谁还能顾及人生得意?一次因一些小事吴兆骞和顾贞观闹不和,顾贞观也不辩护。吴兆骞到明珠府上拜谢搭救之恩,明珠带吴兆骞到自己的书房,当他看到“顾梁汾为吴汉槎屈膝处”几个字的时候,方知顾贞观为他的生还竭尽了心力,不禁大恸,声泪俱下。

职业:擢秘书院典籍

顾贞观在吴兆骞离世的第三年,返回家乡,修建积书岩,从此避世隐逸,心无旁骛,日夜拥读。真应了他那一句:“薄命长辞知已别,问人生到此凄凉否?”

清朝人物

流放宁古塔有多惨?请看吴兆骞写给顾贞观的书信:外苦寒,四时冰雪。呜镝呼风,哀前带血。一身飘寄,双鬓渐星。

“季子平安否?便归来,平生万事,那堪回首?行路悠悠维慰藉,母老家贫子幼;记不起,从前杯酒。魑魅搏人应见惯,总输他,覆雨翻云手,冰与雪,周旋久。泪痕莫滴牛衣透,数天涯,依然骨肉,几家能够?此似红颜多命薄,更不如今还有,只绝塞,苦寒难受。廿载包胥承一诺,盼乌头马角终相救,置此札,兄怀袖。” 二阕《金缕曲》,对患难之友、“悲之深,慰之至”,丁宁告戒,无一字不从肺腑中流出。这种忠贞生死之谊,至情之作。所以被人传诵为“赎命词”,成为清词中的压卷之作。 后吴兆骞被释归来,到明珠府上拜谢,在一间屋内自壁上,见到题字:“顾梁汾为松陵才子吴汉槎屈膝处”,方知顾贞观为他的生还竭尽了心力。

康熙二十年,顾贞观回无锡为母丁忧期间,曾帮助修订《庐州郡志》。又按惠山听松庵竹茶炉旧制,仿造了一只竹茶炉,不少名士题词赋诗以记其事,后由纳兰性德汇成《竹炉新咏》。

清顺治十五年,其好友吴兆骞因科场舞弊案被株连而流放宁古塔。顾贞观好友吴兆骞被遣送到黑龙江戍边时,顾贞观为好友蒙受不白之冤感到怨痛,立下“必归季子”的

顾贞观读信后,凄伤流泪,深知身居绝塞的好友再经不起风霜雨雪的摧残,救友生还已到刻不容缓之时了。顾贞观没有忘记“乌头马角终相救”的许诺,请求纳兰性德在明珠面前为吴说情。当他了解到朝廷中有一些身居要职的官员,如苏州的宋德宜,昆山的徐乾学等,过去与吴都有过交往,因而连日奔走于这些权贵之门,希望他们顾念旧情,能为营救吴兆骞助一臂之力,谁知人情淡薄,世态炎凉,这些已飞黄腾达的士林隽秀根本不愿为人解难,顾贞观一筹莫展,百感交集,于是挥笔写下了《金缕曲》二首,作为给吴兆骞的复信,其中第一首写道:

本文由正规手机彩票平台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