锦简婆|革命老屋主,革命老妈锦简婆

作者:人物介绍

图片 1清朝人物

1927年,大革命爆发,年过半百的锦简婆,带头参加妇女协会,发动妇女上识字班,为中共组织转递情报,藏匿枪支弹药,接济革命工作人员,掩护革命干部。“四·一二”反革命政变后,共产党转入地下活动,在那艰苦的岁月里,那怕是在三更半夜,刮风下雨,或是枪声四起的情况下,只要听到“妈呀! 侬回来了”的叫声,都按暗号机警地开门迎接,拿出饭菜或番薯给同志们充饥,并带到安全的地方隐蔽起来。

云四婆的革命岁月中,充满传奇。在被敌人抓去时,她从容应对,宁死不屈。

1961年12月,锦简婆生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。

锦简村距抱罗墟敌据点不远,锦简婆家又在村路口。有一次,她正要给藏在地洞里的革命同志送饭和文件,忽然发现日军进村搜查。赶紧将饭倒在猪菜桶里,用猪菜盖上,又把文件藏在牛屎中,巧妙地渡过险关。1942年夏,一天,县交通总站的同志在她家中工作,不小心把墨水碰倒在八仙桌上,大家正在为难时,日军突然进村。锦简婆一边安排同志们转移隐蔽,一边用簸箕把八仙桌上的墨水迹盖住,又急忙到鸡棚去掏出几大把鸡屎,撤在院子里。日军进门后,看见庭院里都是鸡屎,连忙用手捂着鼻子叫喊着:“你这个肮脏鬼,臭死、臭死!”便掉头走了。

1943年2月,云四婆奉命去琼山县演丰乡的途中被日军抓住。日军对她施以酷刑,倒吊、灌水、拷打,用烤红的火钳,烫伤她的手脚、脸部和腰间,但云四婆照样宁死不屈,没有泄露党和革命机密。敌人一无所获,只好又把她放了。

锦简婆支援革命

国籍:中国

这次锄奸后,“云四婆”的名声更大了。

1941年,民主政府将收缴税金光银千余圆交给她保管,分文不损。同年秋,琼崖独立总队第二支队第二大队在冯凤乡打没国民党千余匹布,全交由锦简婆保管,一年后交还,分寸不差。

1961年12月,锦简婆生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。

云四婆不屈人生

解放不久,锦简婆被选为文昌县人民代表会议代表。她步行30多公里到文城开会,会后又走路回家。有人问她:“阿婆啊! 您已经70多岁了,过去为革命工作了几十年,现在解放了,该是享福的时候了。”她说:“刚解放,政府还很穷,全县几百位代表,如果每人都节约一两元,就会节约上千元了。”

1946年夏,叛徒带国民党军到锦简婆家,将婆孙俩吊在树上,两脚离地,用皮鞭抽打,用枪托猛撞,打得鲜血直流,死去活来,锦简婆毫无屈服。敌人只好将她俩押回抱罗据点,另施毒计。她识破敌人的阴谋,尽管肉体遭到严重的折磨,但宁死不屈,绝不出卖革命同志。监禁一个月后,村中父老多次出面保释,才放回家。

云四婆锄奸扬名

抗日战争时期,驻在抱罗、冯坡、锦山等据点的日军,经常来“扫荡”,杀害民众。为了保护革命同志的生命安全,锦简婆带着孙女利用夜间,在村子的深山中先后秘密地挖了三口地洞,同时又在自家的横屋里面砌了两道暗墙,用以掩护同志,在锦简婆的带动下,这个仅有10余户的小村,共挖了七、八个地洞,每个地洞可容8~10人。

锦简婆支援革命

1939年冬天,她被国民党民团抓去,以通共为名进行拷打。四婆对着汉奸吐口水,还对他们破口大骂。在被监禁的20多天里,尽管敌人用火烤、水灌、鞭打、电烫,她都不妥协。有一天,敌人把她的儿子和女儿带来,当着面折磨她,但她还是不屈服。

锦简村距抱罗墟敌据点不远,锦简婆家又在村路口。有一次,她正要给藏在地洞里的革命同志送饭和文件,忽然发现日军进村搜查。赶紧将饭倒在猪菜桶里,用猪菜盖上,又把文件藏在牛屎中,巧妙地渡过险关。1942年夏,一天,县交通总站的同志在她家中工作,不小心把墨水碰倒在八仙桌上,大家正在为难时,日军突然进村。锦简婆一边安排同志们转移隐蔽,一边用簸箕把八仙桌上的墨水迹盖住,又急忙到鸡棚去掏出几大把鸡屎,撤在院子里。日军进门后,看见庭院里都是鸡屎,连忙用手捂着鼻子叫喊着:“你这个肮脏鬼,臭死、臭死!”便掉头走了。

1942年夏,琼总战士凌绪冠病情严重,被送到锦简婆家治疗,全身又长满癣,流脓发臭,锦简婆像母亲一样,找草药医治,最后痊愈归队。像这样护理照顾伤病员的事,不少50人次。人们都说:“锦简婆家不但是交通站,民主政府、部队的联络站,也是护理伤病员的医疗站。”

信仰:共产主义

1927年,大革命爆发,年过半百的锦简婆,带头参加妇女协会,发动妇女上识字班,为中共组织转递情报,藏匿枪支弹药,接济革命工作人员,掩护革命干部。“四·一二”反革命政变后,共产党转入地下活动,在那艰苦的岁月里,那怕是在三更半夜,刮风下雨,或是枪声四起的情况下,只要听到“妈呀! 侬回来了”的叫声,都按暗号机警地开门迎接,拿出饭菜或番薯给同志们充饥,并带到安全的地方隐蔽起来。

1941年,民主政府将收缴税金光银千余圆交给她保管,分文不损。同年秋,琼崖独立总队第二支队第二大队在冯凤乡打没国民党千余匹布,全交由锦简婆保管,一年后交还,分寸不差。

出生日期:1879年

锦简婆人物经历

出生地:海南省文昌市

中文名:云四婆

1942年夏,琼总战士凌绪冠病情严重,被送到锦简婆家治疗,全身又长满癣,流脓发臭,锦简婆像母亲一样,找草药医治,最后痊愈归队。像这样护理照顾伤病员的事,不少50人次。人们都说:“锦简婆家不但是交通站,民主政府、部队的联络站,也是护理伤病员的医疗站。”

抗日战争时期,驻在抱罗、冯坡、锦山等据点的日军,经常来“扫荡”,杀害民众。为了保护革命同志的生命安全,锦简婆带着孙女利用夜间,在村子的深山中先后秘密地挖了三口地洞,同时又在自家的横屋里面砌了两道暗墙,用以掩护同志,在锦简婆的带动下,这个仅有10余户的小村,共挖了七、八个地洞,每个地洞可容8~10人。

别名:符阿大

1946年夏,叛徒带国民党军到锦简婆家,将婆孙俩吊在树上,两脚离地,用皮鞭抽打,用枪托猛撞,打得鲜血直流,死去活来,锦简婆毫无屈服。敌人只好将她俩押回抱罗据点,另施毒计。她识破敌人的阴谋,尽管肉体遭到严重的折磨,但宁死不屈,绝不出卖革命同志。监禁一个月后,村中父老多次出面保释,才放回家。

出生日期:1873

(历史

清朝人物

被誉为“革命母亲”的云四婆,是支持革命的300万琼崖人民的杰出典范。

(历史

入党后不久的12月28日,她就接受组织安排,发动了200多青年民兵,配合主力部队偷袭国民党大队长张会东驻扎在翁田的据点,歼灭敌人一个中队,缴获20多支枪、100多箱子弹和几牛车布匹。

解放不久,锦简婆被选为文昌县人民代表会议代表。她步行30多公里到文城开会,会后又走路回家。有人问她:“阿婆啊! 您已经70多岁了,过去为革命工作了几十年,现在解放了,该是享福的时候了。”她说:“刚解放,政府还很穷,全县几百位代表,如果每人都节约一两元,就会节约上千元了。”

不久,她接受党组织交给的任务,组织“锄奸队”,要除掉反动分子云彪梧和云玉山。一天,她获知云彪梧和云玉山次日要去族祠祭祖,赶紧到30里外向县委汇报,又连夜带领驳壳班3位同志回到村里。第二天,她装扮成小贩挑着货郎担,牵着一头牛,接近了族祠。她用好吃的糖果,把看门的兵丁引开,掩护驳壳班的战士到里面袭击目标,随后她也潜进去投入战斗,并在达到锄奸目的后安全撤离。

中文名:锦简婆

云四婆革命母亲

锦简婆人物经历

从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到1955年逝世,她与龙马乡党支部和群众,革命了28年,云四婆先后发动群众筹集粮食上万担支援前线,亲自动员200多名青年参军参战。还先后接济过琼崖特委、琼崖民主政府、琼崖工农红军、琼崖纵队、解放军指战员近千人,保护过革命同志100多人。

近代人物

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,她曾被国民党逮捕过一次,被日寇逮捕过五次,但始终不屈不挠,一直坚持到革命胜利。

出生地:海南文昌县龙马乡东后山良村

从此,她的新名“云四婆”就传开了。

逝世日期:1955年1月

云四婆(1879年—1955年),原名符阿大,女,海南省文昌县龙马乡东后山良村人。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在家乡一带组织群众接济过往的各级共产党组织和人员。在抗日战争时期,发动群众筹集粮食上万担支援前线,还亲自动员200多名青年报名参军。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,云四婆曾被日本军队抓捕过5次,国民党当局抓捕过1次。在狱中,她受尽了鞭打、火烤、水灌、电击等酷刑,始终没有泄露共产党和革命的机密,还和狱中的同志一道坚持斗争。从1927年起的20多年里,为了支援革命,不惜牺牲个人利益,始终坚定不移地当好共产党的情报员、交通员、护理员和供给员。先后接济过中共琼崖特别委员会、琼崖民主政府工作人员和琼崖工农红军、琼崖纵队、解放军指战员近千人以及县、区、乡的革命同志100多人。海南解放后,任海南民主妇联筹备委员会委员。1950年10月5日,当选海南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,出席广东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,为大会主席团成员之一。还被广东省人民政府授予“革命母亲”光荣称号。1955年1月,在海口市病逝。1955年3月,经广东省人民政府批准,追认云四婆为革命烈士。

云四婆人物简历

国籍:中国

还有一次,她被汉奸和日寇抓去拷问,敌人想从她口中得知共产党的下落,甚至把她拉到挖好的大坑边,要她跪下。但她昂着头,不肯下跪。汉奸用刀架在她脖子上进行逼供,她什么都不说。敌人让她闭上眼等着枪毙,但她瞪大眼睛盯着敌人。原来,敌人朝天开枪,上演的是假枪毙的鬼把戏。

后来为掩护革命同志,四婆在自家院子挖出隐蔽性很强的地洞,白天让同志们躲在洞里,晚上才出来活动。为了让革命同志睡好,她把家里的门板都拆了,媳妇和孙子却睡在地上。

为了保护革命战友,她甚至不惜牺牲自己亲生儿子的生命。1942年3月间,正是日军进行大“扫荡”和“蚕食”时期,云四婆在临时医务所精心护理伤员。当最后一位姓李的重伤员恢复健康即将归队时,突然有一天遇上汉奸潘儒三带领日军进村搜查抓捕。敌人正准备抓走李同志时,四婆的儿子云逢铣回到家了。为了掩护伤病员,云四婆称伤病员是自己的儿子,结果自己的儿子云逢铣被敌人抓走了。虽经组织营救,但云四婆的儿子因被敌人折磨,伤势过重,出狱不久就病死了。云四婆擦干眼泪,又把最后一个儿子云逢锐送进革命队伍。

1927年土地革命时期,成为寡妇的云嫫大,找到组织要投身革命。填写入党登记表时,支部书记云鹤畴说:“你年过半百,还没有一个正名,你丈夫排行第四,为了革命方便,你就叫云四婆吧。”云嫫大高兴地说,“太好了,这日子是我入党和起名的双生日啦!”

本文由正规手机彩票平台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