锺繇

作者:人物介绍

初,太祖下令,使平议死刑可宫割者。繇认为“古之肉刑,更历有才干的人,宜复施行,以代死刑。”议者以为非悦民之道,遂寝。及文帝临飨群臣,诏谓“安阳欲复肉刑,此诚圣王之法。公卿当善共议。”议未定,会有军队,复寝。太和中,繇上疏曰:“大魏受命,继踪虞、夏。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局动法,不合古道。先帝圣德,固天所纵,坟典之业,一以贯之。是以继世,仍发明诏,思复古刑,为一代法。连有军事,遂未实行。天子远追二祖遗意,惜斩趾能够禁恶,恨入死之无辜,使明习律令,与官府共议。出应有右趾而入大辟者,复行此刑。《书》云:‘国王清问下民,鳏夫寡妇有辞于苗。’此言尧当除九黎氏、有苗之刑,先审问於下民之有辞者也。若今蔽狱之时,讯问三槐、九棘、群吏、万民,使如孝景之令,其当弃巿,欲斩右趾者许之。其黥、劓、左趾、宫刑者,自如孝文,易以髡、笞。能有奸者,率年二十至四五十,虽斩其足,犹任生育。前天下人少于孝文之世,下计所全,岁3000人。张苍除肉刑,所杀岁以万计。臣欲复肉刑,岁生三千人。子贡问能济民可谓仁乎?子曰:‘何事於仁,必也圣乎,尧、舜其犹病诸!’又曰:‘仁远乎哉?作者欲仁,斯仁至矣。’若诚行之,斯民永济。”书奏,诏曰:“太守学习成绩杰出才高,留意政事,又於刑理深入。此大事,公卿群僚善共平议。”司徒王朗议,以为“繇欲轻减大辟之条,以增益刖刑之数,此即起偃为竖,化尸为人矣。然臣之愚,犹有未合微异之意。夫五刑之属,著在科律,自有减死一等之法,不死即为减。执行已久,不待远假斧凿于彼肉刑,然后有罪次也。前世仁者,不忍肉刑之严酷,是以废而不用。不用已来,历年数百。今复行之,恐所减之文未彰于万民之目,而肉刑之问已宣于寇雠之耳,非所以来远人也。今可按繇所欲轻之死罪,使减死之髡、刖。嫌其轻者,可倍其居作之岁数。内有以生易死不訾之恩,外无以刖易釱骇耳之声。”议者百馀人,与朗同者多。帝以吴、蜀未平,且寝。

《续汉书》曰:时论者多欲复肉刑,孔北海乃建议曰:"古者敦庞,善否差别,吏端刑清,政无过失,百姓有罪,皆自取之。末世陵迟,风化坏乱,政挠其俗,法害其民,故曰上失其道,民散久矣。而欲绳之以古刑,投之以残弃,非所谓与时音信者也。纣斮朝涉之胫,天下谓为无道。夫九牧之地千八百君,若各刑一位,是天下常有千八百纣也,求治休和,弗可得己。且被刑之人,虑不念生,志在思死,类多趣恶,莫复归正。夙沙乱齐,伊戾祸宋,赵高英布,为世大患。不可能正人,遂为非也。故明德之君,远度深惟,弃短就长,不荀革其政者也。"朝廷善之,卒不改焉。

太和八年,繇薨。帝素服临吊,谥曰成侯。子嗣。初,文帝分毓户邑,封繇弟及子、孙列侯。

○造肉刑

郑国初建,为大同,迁相国。文帝在西宫,赐繇五熟釜,为之铭曰:“於赫有魏,作汉藩辅。厥相惟锺,实幹心膂。靖恭夙夜,匪遑安处。百寮师师,楷兹度矩。”数年,坐西曹掾魏讽谋反,策罢就第。文帝即王位,复为丹东。及践阼,改为廷尉,进封高尚乡侯。迁都尉,转封平阳乡侯。时司徒华歆、司空王朗,并先世名臣。文帝罢朝,谓左右曰:“此三公者,乃一代之圣人也,后世殆难继矣!”明帝即位,进封定陵侯,增邑五百,并前千八百户,迁郎中。繇有膝疾,拜起不便。时华歆亦以高年病魔,朝见皆使载舆车,虎贲舁上殿就坐。是后三公有疾,遂以为逸事。

《郎中·吕刑》曰:劓辟疑赦,其罚惟倍也。(孔安国曰:劓,截鼻者也。)

时关中诸将马腾、韩遂等,各拥强兵相与争。太祖方有事四川,以关右为忧。乃表繇以太师守司隶都尉,持节督关中诸军,委之未来事,特命全权大使不拘科制。繇至长安,移书腾、遂等,为陈祸福,腾、遂各遣子入侍。太祖在官渡,与袁本初争执,繇送马二千馀匹给军。太祖与繇书曰:“得所送马,甚应其急。关右平定,朝廷无西顾之忧,足下之勋也。昔萧相国镇守关中,足食成军,亦適当尔。”其后匈奴单于作乱平阳,繇帅诸军围之,未拔;而袁尚所置河东太守郭援到河东,众甚盛。诸将议欲释之去,繇曰:“袁氏方强,援之来,关中阴与之通,所以未悉叛者,顾吾威名故耳。若弃而去,示之以弱,所在之民,什么人非寇雠?纵吾欲归,其得至乎!此为未战先自败也。且援刚愎好胜,必易吾军,若渡汾为营,及其未济击之,可大克也。”张既说马腾会击援,腾遣子超将精兵逆之。援至,果轻渡汾,众止之,不从。济水未半,击,大破之,斩援,降单于。语在《既传》。其后河东卫固作乱,与张晟、张琰及高幹等并为寇,繇又率诸将讨破之。自皇上西迁,南阳人民单尽,繇徙关中民,又招纳亡叛以充之,数年间民户稍实。太祖征关中,得以为资,表繇为前顾问。

《通判大传》曰:男女不以义交者,其刑宫。

锺繇字元常,颍川长社人也。尝与族父瑜俱至扬州,道遇相者,曰:“此童有贵相,然当厄於水,努力慎之!”行未十里,度桥,马惊,堕水几死。瑜以相者言中,益贵繇,而供给资费,使得专学。举孝廉,除太傅郎、阳陵令,以疾去。辟三府,为廷尉正、黄门令尹。是时,汉帝在西京,李傕、郭汜等乱长安中,与关东断绝。太祖领寿春牧,始遣使上书。傕、汜等以为“关东欲自立国君,今曹阿瞒虽有任务,非其至实”,议留太祖使,拒绝其意。繇说傕、汜等曰:“近来敢于并起,各矫命专制,唯曹郑城乃心王室,而逆其忠款,非所以副以后之望也。”傕、汜等用繇言,厚加答报,由是太祖任务遂得通。太祖既数听荀彧之称繇,又闻其说傕、汜,益虚心。后傕胁天皇,繇与都督郎韩斌同策谋。君王得出长安,繇有力焉。拜上卿中丞,迁巡抚太尉仆射,并录前功封东武亭侯。

○宫割

《青龙通》曰:墨,墨其额也。取法火之胜金也,得火亦变而墨也。

○劓

《周礼·秋官·司刑职》曰:劓罪五百,(郑玄曰:劓,截鼻。今南蛮或以墨劓为俗。古刑人亡逃者之类与。)劓者使守关。

《礼统》曰:劓商法木之胜土,决其皮革也。

《汉书》曰:文帝除肉刑,当劓者笞三百。

《青龙通》曰:劓,劓其鼻也,法木之穿土也。去鼻亦孔见。

《青龙通》曰:膑者,脱其膑也。取法金之刻木也。

《上大夫刑德放》曰:宫者,女人淫乱,执置宫中不得出。割者,老公淫,割其势也己。

《汉书》曰:齐太仓令淳于公有罪当刑,诏狱还系长安。淳于公无男,有五女,当行会逮,骂其女曰:"生子不生男,缓急非有益也。"其女郎缇萦,自小编肆虐对待悲泣,乃随其父至长安,上书曰:"妾父为吏,齐中皆称其廉平。今坐法当刑,妾伤夫死者不可复生,刑者不可复属,虽欲改过自新,其道无由。"国君怜悲其意,遂下令曰:"制诏校尉:盖闻有虞氏之时,画衣冠、异章服感觉戮,而民不犯,何法之至也h囫法有肉刑三,(孟康曰:黥劓二,左右趾合一,凡三也。)而奸不仅仅,其咎安在?无乃朕德之薄而教不明与?夫刑至断支体,刻肌肤,终生不息,何其刑之痛而不德也?岂为民爹妈之意哉?除肉刑者,有以易之。"侍郎张苍、节度使大夫冯敬奏言:"肉刑所以禁奸,所由来者久矣。君王下明诏,怜万民之一有过被刑者毕生不息,及罪人欲改行为善而道亡繇至,於盛德,臣等所不如也。臣谨议请定律曰:诸当完者,完为城旦舂;(文帝除肉刑,都有以易之,故以完易髡,以笞代劓,以钛左右趾代刑。此言髡者,完之也。)当黥者,髡钳为城旦舂;当劓者,笞三百;当斩左趾者,笞五百;当斩右趾及煞人先自告、及吏坐授赇枉法,守县官财物而即盗之,己论命复有笞罪者,皆弃告。(命者,名也,成其罪也。趾,足也。当斩右足,以其罪次重,故从弃市也。煞人先自去,谓煞人而自首,吏授赇枉法,守县官财物而盗之者,此三罪己论名而又伐茸罪,即昔弃市也。)罪人狱己决,完为城旦舂,满贰周岁为鬼薪、白粲。鬼薪、白粲一周岁,为隶臣妾。隶臣妾一岁,免为庶人。"(应劭曰:取薪资宗庙为鬼薪。白粲,生择使正白粲然。)

○膑

《周礼·秋官·司刑职》曰:墨者使守门。(郑玄曰:墨,黥也。先刻面,以墨窒之。)

《韩非子》曰:楚人和氏得璞玉於楚山里面,献之武王。武王使玉人相之,曰:"石也"。王以和为慢,刖其左足。及文王即位,和又奉其璞,王又使玉人相之,又曰:"石也"。文王刖其右足。文王薨,成王即位,和乃抱其璞而哭於荆山之下,二十10日三夜,泣尽而继之血。成王问其故曰:"天下刖者多矣,子何哭之悲也?"和曰:"吾非悲刖也,悲夫宝玉而题之以石,直士命之以慢,此小编之所以悲也。"王乃使玉人剖其璞而得宝焉,遂名曰和氏之璧。

《青龙通》曰:俗说,腊正祖食得兔者,名之曰幸。幸者,善祥,让人吉利也。或说兔髌者令却舒貌竖髌,露见丑恶,今感到之嘉,不为己疾也。谨案,《刺史》夏禹始作肉刑,则星盘而慎其过。故穿逾盗窃者髌,去其膑骨也。逮至暴秦,乱狱纠纷,烹俎车裂,黔黎穷愁,饮泣永叹。凡人食得兔髌感觉佳瑞,物类以感,冀全己之膑也。

《太史大传》曰:非事之事,入不以道义而诵不祥之辞者,其刑墨。(注曰:非事而事之,今所不当得为也。)

崔实《政论》曰:高祖非楚辞之律,高后深三族之罪,文帝去肉刑,茎减加笞。因此言之,世有所更,何独拘前?

《博物志》曰:肉刑,明王之制,孙卿每论之。汉兴,文帝感太仓公女之言而废之,班固着论云宜复之。迄汉末魏初,陈纪又论宜申古制,孔少府谓不可复。魏武帝辅汉,欲申之,锺繇、王朗不一致,遂寝。夏侯玄、李胜、曹羲达、丁谧建私议,各有相互,多言,时未可复、故遂寝。

○刖

《汉书》曰:汉闻李陵降匈奴,上怒甚,群臣皆罪陵。上以问令尹令历史之父,迁盛言陵事亲孝,与士信,尝奋不管一二身,以牺牲家之急,彼之不死,宜欲妥帖以报汉也。初,上遣贰师范大学军出财,令陵为助兵。上以迁诬罔,欲沮贰师,为陵游说,下迁腐刑。

○论肉刑

《都尉·吕刑》曰:剕辟疑赦,其罚倍差。(孔安国曰:刖足曰剕也。)

《家语》曰:季羔为卫士师,刖人之足。俄而卫乱,季羔逃,刖者守门焉,曰:"彼有缺。"季羔曰:"君子不逾。"曰:"彼有窦。"季羔曰:"君子不队。"曰:"此有室。"季羔入焉。既而问其故,刖者曰:"断足固小编罪也。临当刑,君愀然不乐,见於颜色。此臣之所以脱君也。"

《长史·吕刑》曰:宫辟疑赦,其罚第六百货鍰。(宫,淫刑也。男人割势,妇人幽闭。次死之刑也。)

《魏志》曰:锺繇上疏曰:"大魏授命,继踪虞夏,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局动法,不合古道。先帝圣德,固天所纵,典坟之业,万法归宗。是以继世仍发明诏,思复古刑,为一代法。连有军事,遂未施行。皇帝远追二祖遗意,惜斩趾能够禁恶,恨人死之无辜,使明习律令,与父母官共议。出相应右趾而入大辟者,复行此刑。《书》云:'天皇清问下民鳏夫寡妇,有辞於苗。'此言尧当除兵主、有苗之刑,先审问於下民之有辞者也。若今蔽狱之时,讯问三槐九棘、群吏万民,使如孝景之令,其当弃市欲斩右趾者许之,其黥、劓、左趾、宫刑者,如孝文易以髡、笞。能为奸者,率年二十至四、五十,虽斩其足,犹任生育。昨日下人少於孝文之世,下计所全,岁2000人。张苍除肉刑,所煞岁以万计。臣欲复肉害刑,岁生3000人。"疏奏,诏曰:"巡抚学广才高,稳重政事,又於刑理深刻。此大事,公卿群僚善共平议。"司徒王朗议认为"繇欲轻减大辟之条,增益刖刑之数,此则起偃为竖,化尸为人矣。然臣之愚,犹有未合微异之意。夫五刑之属,着在科律,科律自有减死一等之法。不死,即为减死。推行己久,不待远假斧凿於彼肉刑,然后有罪次也。前世仁者,不忍肉刑之狠毒,是以废而不用。不用己来,历年数百。今复行之,恐其所减之文未彰於万民之目,而肉刑之间己宣於寇雠之耳,非所以来远人也。"议者百馀人,与朗同者多。帝以吴蜀未平,且寝。

《公孙鞅书》曰:断人之足,黥人之面,非求纱蜀也,以禁奸止过。故禁奸止过,莫若重刑。

《通判·吕刑》曰:墨辟疑赦,其罚百鍰。(孔安国曰:刻其颡而涅之曰墨刑,疑则赦从罚。六二日鍰。鍰,黄铁也。)

《太史政大学传》曰:决关梁,逾城堡,而略盗者,其刑膑。

《周礼·秋官·司刑职》曰:刖罚五百,(郑玄曰:刖,断足也。周政膑作刖也。)刖者使守门。

古典管艺术学原版的书文赏析,本文由作者整理于网络,转发请注解出处

《史记》曰:秦世子违法,公孙鞅曰:"法之不行,自上犯之。"将刑皇储。世子,君词也,不可施刑,刑其傅公子虔,黥其师公孙贾。今天,秦民皆随令。行之十年,秦民大悦,匕鬯无惊,山无盗贼。民勇於公战,怯於私斗。

《列子》曰:鲁施氏有二子,其一好学,其一好兵。好大家以术干公子小白,齐襄公认为公子傅。好兵者以法干楚王,楚王感到军事和政治。邻却氏氏有二子,所业亦同。问施氏之方,施氏告之。一子以术干秦王,秦王曰:"今诸侯力争,安得用爱心?"遂宫而放之。一子以法干卫侯,卫侯曰:"吾弱国,岂可称兵?"遂以刖之。四个人让施氏,施氏曰:"子不得时也。"

《太师刑德放》曰:涿鹿者竿人颡也;黥者,马羁竿却舒也。(郑玄曰:涿鹿黥,箸先次刀笠伤人,墨西哥市里边,故后世谓之墨土民也。)

又曰:太傅梅陶问光禄大夫祖纳:"孝明太宗故当为乐善好施,既除肉刑,而五六百岁无能复者。"纳答曰:"诸圣制肉刑,而汉文擅除己来,无胜汉太宗者。"故无法复。非品格高雅的人者不可能,何足为大侠?"於是陶无法对,隐白征西浙大学将军曰:"夫政未可立,则思制度,全育民命,富国劲敌。叛盗之属,断支而己,是十分恶煞,叛盗背死,是好煞恶生也。断支若谓之酷,截头更不谓之虐,何其乖哉?刑罚不中,则民无所措手足也。北狄猾夏,则皋陶作士,此欲善其末则先制其本也。自古五人犹惜民命得以御寇,况今千不遗一,益宜存在以伐大贼。今若得改之,则岁活数万,生数亦如之。若此十载,生各数万。断支之后,随刑使役,不失民,不乏用,富国精锐队伍容貌。此之谓也。"

又曰:黥劓之罪比不上大夫,故里谚曰:"欲投鼠而忌器。"器,君也,大夫近於君。

又曰:英布,秦时为粗俗的人,年少,客相之,当刑而王。及壮,坐黥。布欣然笑曰:"人相作者当刑而王,几是乎?"

○黥

《礼统》曰:膑国际法金胜木,去其节目也。

锺繇。《汉书》曰:文帝除肉刑,当黥者髡为城旦舂。(律说曰:男女论决髡钳输边,昼日防寇虏,夜暮筑GreatWall。女生无军队警察之事,但舂食徒者也。)

《大将军·吕刑》曰:王享国百余年,耄荒,度作刑,以诘四方。(度时世所宜,训作赎刑,以治天下四方之民。)王曰:若古有训,九黎氏惟始作乱,延及于贩夫皂隶,罔不寇贼,鸱义奸宄,夺攘矫虔。(为鸱枭之义,以宄夺攘。)苗民弗用灵,制以刑,惟作五虐之刑曰法;煞戮无辜,爰始淫为劓、刖、椓、黥。(三苗之主顽凶苦吴,敢行虐刑以煞戮无罪,于是始大为截人耳鼻、椓阴、黥面,以加无辜,故曰五虐。)

《晋令》曰:奴婢亡,加铜青若墨黥,黥两眼。后再亡,黥两颊上。三亡,横黥目下。皆长一寸五分,广伍分。

《史记》曰:孙膑与孙膑学兵法。孙膑既事魏,得为惠王将军,而自认为能不比张仪,阴使召苏秦。膑到,庞恐其贤,以刑事断其两足而黥之,欲隐而勿见。齐使者如梁,苏秦以形徒阴见,说齐使,感觉奇,窃载与之齐。

《礼》曰:文王皇太子曰:"公族无宫刑也。"

《楚汉春秋》曰:正疆首茉事而当,上使参乘,解玉剑以珮之。天下定,出认为守。有告之者,上曰:"天下方急,汝何在?"曰:"亡。"上曰:"正疆沐浴霜露,与自己参军而汝亡,告之何也?下廷尉劓。

《周礼·秋官上·司刑》曰:刖罪五百。郑玄注曰:周改膑作刖。

又《掌戮》曰:宫者,使守内也。(以其人道绝也。今世也许。)

王隐《晋书》曰:曹彦议云:"上刑以煞,犯之者寡;刑轻巧犯,蹈恶者多。臣谓玩常荀免,违法乃众;黥刖彰刑,而民甚耻。且创黥刖,见者知禁,彰罪表恶,亦足以畏,所以《易》曰小惩大戒,岂蹈恶者多耶?要是恶多尚不至死,无妨产育,荀必行煞,为恶纵寡而不己,将至无人,天尾馛神,君尾馛尊矣,故人宁过不煞。是感到上宁宽得众。若乃于张听讼刑以止刑,可不革旧,过此以后肉刑宜复。肉刑于死为轻,减死五百为重,重不害生,足以惩奸,轻则知禁,禁民为非,所谓相济平时之法。议云不可,或不详之也。"

《士大夫大传》曰:触易君命、革与服制度、奸凶攘伤人者,其刑劓。(郑玄曰:攘,窃也。)

《都尉刑德放》曰:膑者,脱去人之膑也。膑罚之属五百,象七精。(七宿昏中,变易节气之精也。)

《周礼·秋官上·司刑职》曰:宫罪五百。(宫者,老公割其势,女孩子闭于宫,若今官男女也。)

锺繇。又曰:刘颂上书曰:"古者严刑以止刑,及今反于此。以刑生刑,以徒生徒。诸重新违法犯罪亡者发过三寸,辄重髡之,此以刑生刑。亡加作二虚岁,此以徒生徒。亡者积多,系囚猥蓄,议者因曰不可不赦,复从而赦之,此为刑不制罪,法不胜奸。民知法之不胜,相聚而谋为不轨。故自顷以来,奸恶陵暴,所在充斥,渐以滋曼,日积不己,弊将所归。议者不深思此故,而曰肉刑於民忤听,忤听孰与盗贼不禁?圣主之制肉刑,远有生死攸关,其事可得来讲,非徒惩其畏剥割之痛而不为也。乃去其为恶之具,使夫奸民无用,不复肆其志,止奸绝本,理之尽也。亡者刖其足,无所用复亡;盗者截其手,无所用复盗;淫者割其势,理亦如之。除恶塞源,莫善於此,又非徒然也。此等己刑之后,便各回家,爸妈爱妻共相养恤。疮愈可役,上准古制,随宜业作,虽己刑残,不为虐弃,生育繁阜之道自若也。今宜取死刑之限轻,及三犯逃亡淫恣,悉以肉刑代之。其一虚岁刑以下,宜杖罚。及宜制其罚数,使有常限。后刑不复生刑,徒不复生徒,而残体为戮,毕生作诫。民见其痛,畏而不犯,必好几倍现今。且为恶者,随发被刑,去其为恶之具,岂与全其为奸之兄弟,而蹙居必死之穷地同哉?而犹曰肉刑不可用,臣切感到识务之吗也。"

《唐通典》曰:梁制:劫,身皆斩,内人补兵。遇赦降死者,黵面为劫字。十八年,又除黵面之刑。

○除肉刑

《说文》曰:黥,刑在面也。

本文由正规手机彩票平台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